优秀普通劳动者-宋燕兵

作者:庞剑波发布时间:2006-06-25

优秀普通劳动者-宋燕兵

 

宋燕兵同志既是一名年轻的航空物探测量野外队长,又是一名驰骋祖国蓝天的优秀航空物探空中仪器操作员,始终奋斗在野外生产第一线,足迹遍布祖国的大江南北、戈壁荒滩,投身于航空物探事业近20年,为航空物探事业默默地奉献。

宋燕兵同志从参加工作第一天起就是一名空勤操作员,曾经梦想当一名飞行员的他深深地爱上了这一职业。而这种职业注定野外生活远远多于家庭生活。结婚刚满七天,就出野外了。在妻子怀孕期间,都不能陪在身边。每当从野外回来看到“忽然”长高的儿子,心中有说不出的遗憾。毕竟在家庭和儿子的成长方面,自己无力付出更多,而内外都由妻子一人兼顾了。就连岳父、母先后住院做手术,都无暇抽身照顾。搬的新家没有住上一晚,就出队了,再见“新”家时已隔了快一年了。即使完成野外任务回家,由于仪器需要检测、保养,时刻保障正常使用,经常少则三五天,多则十多天在外连续做实验,同样不能回家。成年在外奔波的他体质逐年下降,但他那晒的黝黑的清瘦的脸上总是笑意融融,饱含着旺盛的精力和热情。宋燕兵同志在同事中的口碑极佳,谁要是遇到困难,他都是全力以赴去帮助。对同事,对协作单位,都是以真诚的态度对待,从不以个人利益为重,从而赢得大家的信任和赞赏。

90年代以来,为完成全国120 万航磁概查,宋燕兵同志八次进入西藏、云南中甸、新疆等地执行野外飞行任务,克服了低空飞行(最低飞行高度仅80)、高原缺氧、测区气流导致的剧烈颠簸等不利因素,甚至在飞机起落架脱落的危险关头,都能镇定地完成野外基础数据的采集及保存工作。尤其是在西藏执行任务期间,突发高烧,随时都有肺水肿的危险,当时队上人手紧张,抽不出人员照顾住院的他,都劝他回家治疗。他一心想着任务的完成,拒绝回家,硬是凭着坚强的毅力战胜病魔重返工作的第一线。

2002年下半年以来,宋燕兵同志参加国家专项研究工作,连续三年每年在野外连续工作8个月以上,其中2003年全年有340天在野外一线工作。2004年作为航空物探野外分队副队长,宋燕兵积极协调、创造条件,与队上同志一起一年完成24万测线公里的航空物探数据采集任务,创造了航遥历史上单工区年工作量的最高记录。2005年作为某项目航空物探野外分队队长,宋燕兵精心组织,周密计划,带领全队同志战高温、斗台风、勇挑重担,保质保量地完成了16万多测线公里的航空物探数据采集任务。

默默无闻的努力获得了丰硕的成绩,宋燕兵已经成为航空物探野外数据采集的中坚力量和带头人,并获得国土资源部科技二等奖一项,同时先后多次被评为航遥中心优秀职工和航遥中心物探部先进个人。

 

永不停止的脚步

------记国土资源航空物探工作者宋燕兵

 

乘着飞机翱翔在蓝天上,对许多人来说是件新奇和向往的事。但对于宋燕兵--中国国土资源航空物探遥感中心的一名为祖国的资源勘探事业,十八年如一日,累计超低空飞行三千多小时的优秀职工来说,却有着完全不同的诠释。

登上飞机,应用目前最先进的勘察仪器,以60--一个非常危险的高度飞行,克服无数困难,甚至几次于死神擦肩,把飞机飞过地区的地下矿产资源揭示给人们,这就是宋燕兵对祖国神圣而又极具危险的工作……

一、新疆,工作开始的地方

十八年前,刚刚踏出大学校门参加工作的宋燕兵,告别亲人和朋友,带着满心的好奇,对工作的朦胧憧憬,对翱翔蓝天的向往来到这里,开始了为勘探事业不停的奉献。

象往常一样,早晨6点的新疆,天空还是一片黑暗,执行飞行任务的同志们已经吃过早饭,到达这个戈壁深处的机场,作好了一切起飞前的准备工作,等待塔台起飞的命令。

塔台传来等待命令,原因是天气不好。从早晨到中午,从中午到下午,宋燕兵和同事们只能呆在停机坪,耐心等待。

午饭有人送过来,大家就在停机坪吃,风给饭里裹上了沙子。

14点,新疆的夏天,停机坪的气温达到了45度。在这个偏僻的机场没有阴凉,只有他们一架待命的飞机,机舱里如蒸锅,所有人的衣服都贴在身上。

他们都在坚持,国家需要能源!没有一个人愿意放弃飞行。

1430分的时候,塔台传来放飞的命令,飞机带着宋燕兵从跑道飞上天空,飞向测区。

17点,机场附近的风开始大起来,水泥杆被卷起的石头敲打得叮当作响,远处可以看到风卷起的沙柱有十几米高。按计划,飞机应该是1740点返航,同志们信心在等待中被一片片撕碎,心中祈祷飞机的降临。风沙不断加大,沙子掠过耳根如刀割一般。

1730分的时候,飞机终于出现在机场上空。由于侧风很大,飞机降落时是右后轮先着地,飞机几乎被风吹翻过去,然后是左轮着地,最后飞机在几次左右重重的颠簸之后稳定了下来,安全的降落在不长的跑道上。

舱门打开的时候,飞机上所有的工作人员都面色沉重,没有一丝的表情,没有人说话,有人拥抱在一起。

晚上的总结会上,机长透漏了一个惊人的消息:在返航途中,两个发动机中的一个停发了,然而,机长的丰富经验让他们与死神擦肩而过,而这一次,宋燕兵冒着生命危险,在单发的情况下高质量地完成了那次的测量任务。

第二天,宋燕兵看着其中一个同事离开他们的队伍!

那里恶劣的气候、对亲人的思念,以及几乎每天三餐只有拉条子,更谈不上什么文化娱乐的生活,时时考验他的意志。长期旷野中的风吹日晒,把俊秀的小伙子都变成了“黑碳”。

他想给家里人打个电话,或者是去邮局寄封信,但那时候的这个偏僻的地方,这些想法都是奢侈的,他只能把思念和孤独的感觉一次次的放在心里。

大家满心的愿望就是尽快完成工作,回家。

由于高温、风沙,以及其他原因,对完成那样繁重而艰巨的飞行任务带来异常的艰难。从7月初进入新疆执行这次的勘察任务,到12月才回到北京。

第一次出差就是艰苦的半年,宋燕兵坚持了下来。

二、两进西藏

航测作业区几乎都是艰苦的地区。

到海拔3700多米的贡嘎机场,宋燕兵已是第二次了。与前次夏季作业不同,这次来到这里,已是11月,冬天的高原给予他们的是更严峻的考验,缺养更严重。

在这个季节,这样寒冷缺养的高原,执行这样繁重的任务是多么的艰难,是他在家人的担心中,带队前往。

从北京到成都,从成都到拉萨,宋燕兵豪情万丈地给新队员们讲述西藏开发的重大意义,他告诉年轻的队员们他热爱祖国的河山,喜欢这个职业,这是个光荣的职业,他甚至唱起了《向往神鹰》……

困难正一步步走近他们……

到拉萨的第五天,第一个工作人员高原反应病倒了,被送往医院,然后被送回了北京。作为仪器组长,宋燕兵开始面临巨大的压力,而这时,千里之外的北京总部,几乎所有的同志都奋战在野外工作第一线,根本没有合适的人员补充。

不幸的事,紧接着降临了。连日的劳累以及高原冬季的恶劣气候,他被累垮了,高烧到了39度,他没有告诉任何人,他一个人继续撑着,坚持工作,直到晕倒。当同事们强行把他塞进车里送往医院的时候,他极力的反抗,嘴里还骨碌咕噜说着他没事的话。

由于病情的原因,医生开始建议他马上撤回北京,单位领导也十分重视。然而,这样的决定对于他几乎不可能。他强烈要求不要把这里的一切告诉家里,告诉单位,他相信他可以战胜困难。

他做到了,他的毅力和信念使他很快地恢复了健康。并且带领队员们出色地完成了任务。

他的精神感动了单位领导和同事!

三、云南印象

美丽的云南,令人神往的地方,对于宋燕兵来说,却有不同的感受。

再一次去云南执行国家勘察任务的时候,病床上的父亲决心把他留在身边。妻子已经快到预产期了,每天除了上班、还得照顾老人。妻子在泪眼婆娑中目送他走出家门。

由于国家对于矿产资源勘察工作的不断重视,每年都有很多的任务等待完成,他也是年复一年的出差。工作的性质决定了他总是出现在偏远艰苦的地方,并且几乎每天都要在飞机上度过,每一次的飞行都在60左右的高度上飞行。而在这个高度上,尤其是在高原复杂山区进行飞行作业,生命所受到的威胁是可想而知的。

这是一份总是让人牵挂的工作!他的家人为他做出了许许多多的牺牲。

山是云南的主题,云南的山是美丽的。然而,当宋燕兵随着飞机在崇山峻岭上空,沿地形起伏穿行时,机外美丽的景色仿佛就不存在,他此时的精力全都集中在机舱里的测量仪器上。

今天,他在空中已经飞了四个多小时,飞完这最后一条测线,就可以返航了。宋燕兵仔细地观察这仪器,认真地作着记录。想到快要完成整个测区的任务了,他感到一丝的轻松。

在飞机上,妻子打通了他的手机,说他们的宝贝儿子诞生的消息,告诉他父亲仍然在病床上,等待他回家的日子。一丝泪水悄悄的滑过眼角,他尝到了淡淡的咸味,在心里,他默默祈祷任务赶快结束,赶快回到妻子身边,回到家里。

到达机场上空的时候,他往下看到了塔台。再经过一次通场飞行,就可以落地了。他需要马上打个电话回去给妻子。

高度慢慢的降下来,慢慢的接近跑道头,高度3020105,飞机后轮终于着陆了。突然,机头下降,猛烈的撞击跑道,发出刺耳的尖叫声,他们很快意识到飞机前起落架可能出现故障了。

飞机继续向前冲着,机体在地面擦出火花,最后,飞机冲出跑道,慢慢的在草坪间停下来。

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的人都楞住了,但这次,幸运之神又站到了他们身边。

四、舟山的日月

2003年,宋燕兵带领他的队员们要在舟山执行一项繁重的野外飞行任务。这是航遥中心历史上工作量最大的一次飞行。但这一年,舟山给了他们台风、干旱、还有“非典”的威胁。

这是一次在海上飞行的任务。在茫茫大海上飞行,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。由于没有地面物体参照,长时间的海上飞行,会让人产生海天一体的错觉,容易迷惑飞行员的视线而弄错飞机的高度,这是非常危险的情形。高度200,几乎每天连续6小时的海上飞行,他们不愿思考下一分钟将会面临的事情。

四月底出发到舟山的时候,北京的非典已经很严重了,他们是在禁止离开北京的决定下达之前走出单位的。

五月初的时候,一名队员开始发烧,紧张的气氛蔓延到了所有角落。作为一队之长,宋燕兵决定送这名队员到市里的人民医院。这一去,他已经把一切置之度外,他明白这时的处境。

“来自北京、发烧”,他们几乎让人民医院所有的人员紧张起来,人们象躲避瘟神一样躲避他们。幸运的是,这场由于牙疼引起的发烧让大家只是一场虚惊。

7月份的时候,舟山迎来了一场台风,宋燕兵带领全体队员,周密安排。他们提前将飞机转场到了安全的机场,同时,将所有的人员安排在机场宾馆中,配备了足够的粮食和水。然而,为了看护仪器设备,暴风雨的夜晚他一个人在放置仪器的仓库中度过了这场台风。几天前,这里所有的住户都已经搬到了安全的地方躲避台风。

2002年到2005年,为了执行国家专项的野外飞行任务,宋燕兵带领他的队员们,以身作则,连续在野外工作400多天,完成飞行里程40多万公里,为国家的航空物探事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。

1988年参加工作以来,已经为航空物探事业工作了18年的宋燕兵,从漠北到海南,从舟山到西藏,他的身影遍及祖国各地,用三千多小时的低空飞行,出色地完成了73万公里的勘探测量,相当于围绕地球18圈。十几年来,他把自己的青春年华不折不扣地奉献给了祖国的矿产勘察事业。他的感人事迹不胜枚举,他是航遥人的榜样,更是航遥人的骄傲。

当《向往神鹰》再次从宋燕兵同志嘴中唱响时,他和他的队员们正在为祖国的资源探勘事业做着新的贡献……

访问次数 : 
4105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