系列报道(七):烈日高温下航遥人的坚守

――“东天山东南缘航磁局部异常地面查证”项目组再次挺进罗布泊工作侧记

作者:李焱 王艳发布时间:2015-08-21

罗布泊,神秘的静谧世界,方圆几百公里是寸草不生的戈壁大漠,这里是“生命的禁区”。时隔三年,20157月,物探部“东天山东南缘航磁局部异常地面查证”项目组,再次踏入这茫茫的无人戈壁,历时一个月,共检查9处航磁局部异常,1处金矿蚀变带,物性测量128处,获得数据4078个,采样8块,新发现CuNi矿体1条,编写异常查证报告1份,超额完成野外工作任务。

7月的罗布泊骄阳似火,炙烤着没有一滴水的土地,地表温度时常高达70摄氏度,感觉到的是熟悉的灼热,重回罗布泊,心中依然忐忑,充满了对这片不毛之地的敬畏。“天上无飞鸟、地上不长草”便是这里的真实写照。

航遥人是务实的。没有风,空气似着了火一样,几天下来,裸露的皮肤微微红肿,继而泛起密密的白色细泡,有如火灼。虽然有车陷流沙的恐惧,饮水枯竭的担忧,燃油耗尽在7月的戈壁上晒太阳的尴尬,项目组或乘车,或徒步,尽量到达每一处异常中心,靠近些,再靠近些,烈日曝晒下仔细检查每一处异常露头,察看每一段探槽,每一寸岩心,细心查找有用的地质线索,认真记录。

航遥人是恋家的。罗布泊里没有手机信号,几乎是个隔绝的世界。在老罗布泊人的指点下,终于找到一处信号飘忽的地方。在高高的山顶上,当气喘吁吁爬上山顶,挤在1个乒乓球台大小的方寸之地,接通了家的电话,每个人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

航遥人是乐观的。戈壁滩昼夜温差巨大,白天曝晒烘烤无处躲藏,夜晚冷风劲吹瑟瑟发抖,当项目组每个人过上了“早穿皮袄午穿纱,围着火炉吃西瓜”的日子,才知道罗布泊绝对不开玩笑。当然考验项目组人员的困难不止这些,最大的困难其实是寂寞,每天看到的不是荒凉的戈壁滩,就是迎面而来的沙尘,生活十分枯燥,但航遥人的快乐是简单的,当车辆冲出了流沙,当找到车座下的最后一瓶水,当每天安全回到驻地项目组开心地交流一天的收获,每个人脸上都有发自心底的欣喜。还有带给项目组欢乐的具有野狼血统的小狼狗哈瑞、三只贪玩的小奶猫、呆萌呆萌的小土狗,大漠的苍凉,晚霞的壮丽,罗布泊的馈赠那么多!大漠不再寂寞。

对于航遥人的工作,罗布泊不是沉默的。看到刚刚和六队同仁一起新发现的蚀变带CuNi测出高品位(Cu最高为5%,平均1%Ni0.2%~0.3%),实现新区找矿关键突破的时候;几天前检查过初具规模的金矿化蚀变带9个连续刻槽样均达到品位(2~9/吨),确定为金矿体的时候,听到偶遇的天赐奇石-数块体量硕大,古朴厚重的风凌石已被运出大漠的时候;所有的疲惫都化为乌有,每个人都由衷的高兴。

真心感谢新疆哈密六队同仁,把最好的栖身之所让给了我们,虽然每天早上起来依然是一身的沙土,和睡沙窝没有多大区别。感谢司机师傅,在没有道路抑或处处是路的大漠戈壁,常常依靠最简单最直接的两点之间取直线的导航方式,走自己的路,翻山越岭把每个人安全带回到驻地。

夕阳西下,回望大漠,依然是沉沉的静寂。

 

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 项目组在探槽内作业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项目组观测岩心

          项目组李焱测量物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寸草不生的戈壁大漠

 

访问次数 : 
4140571